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政策法规 > 法治宣传
站内搜索:

  • 法史故事——让生命如松树般常青
  • 发布日期:2019-10-30 09:02:59     点击量:1384
  • 【字体: 打印本页
  • 杨松林,1955年出生,生前是江苏省邳州市公安局交巡警大队五中队副指导员。2003年11月3日晚,杨松林驾车执行巡逻盘查任务时,与驾车逃窜的5名持枪持刀歹徒展开殊死搏斗壮烈牺牲。他被追授“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雄模范”“平安卫士”等荣誉称号。

    杨宁,杨松林之子,江苏省南京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警务保障室民警。

    杨红,杨松林之女,江苏省公安厅政治安全保卫总队副科长。

    虽是盛夏,记者到达邳州市境内的邳苍路时,天气凉爽起来,丝丝微风让这趟悼念英雄之旅不再沉闷。杨宁、杨红兄妹在此等候着。哥哥杨宁比较健谈,指着前方的那片土地说:“那里,就是我父亲牺牲的地方!”记者随着他手指方向望去,这条公路地处苏鲁交界,身后是江苏邳州,往前就是山东兰陵,道路两旁的水杉比其他地方更为茂密,好像满怀自豪地告诉路人——它们见证过一个英雄为了百姓的安危甘洒热血壮烈牺牲,一直都在怀念他……

    他就是这样“不要命”

    “父亲生于邳州市合沟镇一个农民家庭。”杨宁说,杨松林1976年光荣入伍,先后荣立三等功3次。15年军旅生涯,练就了他一身正气、刚直不阿的性格和忠于职守、任劳任怨的品德,是全家人的骄傲。

    1990年转业后,杨松林始终战斗在道路交通管理第一线,一干就是13年。“父亲常说,当了警察就要对得起这身警服,他也一直践行着这句话!”为了方便老百姓办事,杨松林的周末总是加班。在杨宁的记忆里,父亲没有哪个周末是完整在家休息一天的,经常接个电话就匆匆赶往单位了。记忆中一家人唯一的一次团圆年夜饭,是在杨宁当兵两年后探家,妹妹杨红和妈妈带着饺子跟他一起去单位找父亲吃的。因为杨松林说想看看儿子穿军装的神气劲,再找回一次年轻时当兵的感觉。

    “父亲对工作从来都是一丝不苟,听交警队的叔叔们说,他工作起来就是不要命!”杨宁告诉记者。凭着一股认真劲儿,杨松林13年查纠违法行为3万余起,处理违法人员37名,缴获盗抢机动车21辆。也许是因为太认真,父亲有时会“挂彩”回家。2001年10月一天晚上,正在路面执勤的杨松林接到110指令,要求堵截一辆肇事嫌疑车辆。杨松林驾车追出20公里将嫌疑车辆截获,却因两车撞击,造成左臂骨折,身体里后来一直装着一截钢筋,一到阴天就隐隐作痛,胳膊总是伸不直。2003年9月,杨松林在执勤时发现一辆当地货车严重超载,要求对方进行卸载。驾驶员于某仗着在当地有些势力,硬是不愿接受处理,朝着他的面部就是两拳,致使杨松林眼睑部缝合5针。即使如此,杨松林也没有退缩,坚决将货物卸载,并报上级依法将于某行政拘留7天。杨松林眼睛肿得像个鸡蛋,在中队打了两天点滴,连家也没回,就戴着墨镜又上路执勤了。

    “我记得那年夏天,父亲因在路上执勤风吹雨打、过度劳累,患上了腰椎间盘突出。”当时全家人多次催杨松林请假上医院做手术,可他一再推迟。那段时间,每天天不亮,杨松林就要起床赶到医院,30分钟的理疗时间硬是让医生缩短为20分钟。“后来,父亲还把家里被子放到车上,妈妈以为他不想回家,跟他闹了好几天。后来才知道,在执勤时每当腰痛得受不了,他就用被子在腰部顶一会儿……”说到这里,杨宁这个和父亲同样有着15年从军生涯的钢铁男儿实在忍不住哽咽了,“就在父亲牺牲的当晚,那床帮他止痛、陪他流汗的被子还在车上,却没能帮他挡住歹徒的刀枪!”

    那夜是全家的梦魇

    “时间过得太快了,父亲已走了16年了,到现在我还会经常梦到他,梦到他笑着摸着我的头喊我丫头。”一直沉默不语的杨红抬手抹了一下眼睛说。

    2003年11月3日,当深夜的寒风呼啸着吹开家门,杨红没有像以前那样看到父亲疲惫的身影。她莫名地心悸,公安局的领导让她和妈妈做好心理准备,她极尽所能地往最坏处想:父亲在追截嫌疑车辆时,头破了?腿断了?甚至全身残疾……

    当日晚6时15分,杨松林和同事分别驾驶一辆警车上路执勤。同事的车出了故障,需留下修理。为不耽误工作,杨松林独自驾车继续在省道巡逻。在距铁富镇北收费站200米处,杨松林发现一辆无牌红色面包车向北疾驶,便示意其停车接受检查。面包车不仅没停,反而直接从收费站逆向闯卡,向山东方向逃窜。

    拒查闯卡,异常可疑!杨松林亮起警灯,迅速掉头驱车追赶。凭着娴熟的驾车技术,他一次次逼近面包车,两辆车发生数次剧烈撞击。当警车追至与面包车平行时,对方竟然打开车窗对着警车开了一枪,嘴里狂叫着:“再追就打死你!”歹徒的穷凶极恶,让杨松林意识到对手的非同寻常,但再危险也不能退缩。杨松林毫不畏惧,继续驱车追赶,将危险置之度外。

    1公里、2公里……杨松林一次次逼近面包车,一次次剧烈撞击,两辆车在12米宽的道路上你争我斗,当过部队驾驶班班长的杨松林与歹徒展开了技能与胆量的殊死较量。追出8公里后,杨松林终于将面包车逼停在道路右侧。此时,5名歹徒冲下面包车,手持枪、刀、匕首等凶器,从车左、右、前方一齐向他袭来。他们挥刀将车窗和前挡风玻璃砍碎,又向杨松林头上、身上疯狂捅刺。已成血人的杨松林低吼一声,死死揪住一名歹徒的胳膊不放……

    8公里正义对邪恶的追击堵截,9颗牙齿被齐齐砍断,身中37刀和1颗子弹……这一串数字像钢针一样戳破了杨红所有的幻想,残忍的歹徒竟夺走了她父亲顽强的生命!

    “歹徒逃跑后,这里只剩下了闪烁的警灯和血如泉涌的父亲。”泪如雨下的兄妹俩轻轻抚摸着路边的水杉。这些水杉陪着父亲走完了最后一刻,每次他们来到这里都感觉特别亲近,就像父亲还在身旁。

    长大后我们就成了你

    当记者问杨宁和杨红是什么让他们不约而同地进入警营时,兄妹的答案完全一致:“父亲没走完的路,我们一起走;父亲没完成的愿望,我们一起完成!”

    杨宁告诉记者,父亲牺牲后,母亲一下子苍老憔悴了很多,但坚强地把家重新撑了起来。母亲经常这样教育兄妹俩:“你们的父亲是为了公安事业牺牲的,他一辈子尽心尽责,无怨无悔。你们要继承他的心愿,把他没走完的路走好!”虽然失去了父亲,但深沉的母爱和严格的家教,让他们迅速成长起来。

    2004年,杨红考入江苏警官学院,在校期间勤奋学习,毕业后在江苏省公安厅政治安全保卫总队工作。“我踏上工作岗位后,才愈发体会到父亲工作的辛苦,作为一名政保战士,才愈发感受到父亲对党的忠诚。每当工作上遇到新的挑战或挫折时,心中产生退缩的念头时,我就会想到父亲。”  杨红边说边从口袋里拿出一页泛黄的信纸。父亲刚去世的那段时间,因为强烈的思念,杨红就悄悄地给父亲写信,这就是其中的一封:“你收养孤儿,给他买衣服、交学费,成了他的名誉‘爸爸’,女儿要是知道的话也不会埋怨你为我迟交了学费;你关心敬老院的老人如同自己亲人一样,不仅嘘寒问暖,还从微薄的工资中掏钱为他们购买物品,女儿要是知道的话也不会责怪你节日没有回来;兄弟俩为支付父亲医疗费打架,你慷慨地掏出200元,有个驾驶员出车祸受伤,你为他垫付药费160元,女儿要是知道的话也不会说你太抠;你为了做好道路交通管理工作,衣袖被人撕烂了,脸被人打破了,女儿要是知道的话也不会说你是个‘大傻瓜’……”

    “虽然父亲已离开16年了,但他的一言一行一直在影响和鞭策着我们。”擦干眼角的泪痕,杨红告诉记者,她不是孤军奋战,哥哥杨宁也算是“子承父业”了。

    “是呀,我们兄妹能一起为父亲挚爱的公安事业继续奋斗,感觉很幸福。我想,父亲也一定会很欣慰!”杨

    宁对记者说,2016年,他怀着对军旅生涯的不舍,转业后毅然选择了参警,如愿走上了让他魂牵梦绕的交警岗位。当他第一次穿上警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时,泪如泉涌。“爸爸您看到了吗,我穿着和您一样的警服,我站在了你曾经挚爱的岗位上,转业后我就成了你!”

    记者了解到,走进警营两年多的杨宁已经成为业务能手,先后获得过嘉奖、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。杨宁杨红兄妹共同努力续写着英雄父亲杨松林的故事,让生命常青如松。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摘自中国普法网)

    友情链接